SILENCE

是快乐沙雕

【陌all】飞羽乡村爱情故事

*文艺复兴小学生文笔,注意避雷

*很ooc,一个很稀少的题材,我劲量甜而不沙雕

*真的不擅长写作,就。


很雷很幼


瞎写写


*和姐妹讨论了下,应该算陌少生日,总之是迟到的贺文就是了。


真的非常小学生,自己都看不下去,不喜欢就直接点❌(忐忑)







1.正过二月初,天刚放晴,灰白的云雾旋聚在山谷间攀升涌动,略带湿意的雨汽流转在葱郁的山林里,清晰而舒畅。

  刚从部队归来的青年急匆匆地踏上泥泞的小路,穿行在林间,脖颈不经意划过松湿的枝叶,沾上露水。青年便随手用手背蹭过水迹,轻车熟路地跨过破碎坑洼的崎岖小路,在泥屑中精确地找到裸露的石块作为着力点,快速而轻巧地行进。

  袅袅白烟渐渐淡去在青瓦灰墙间,几个悠闲的老人戴着草帽散坐在青石台阶上,敲着烟斗闲谈着。

  穿着深灰色单衣的青年寻见了村子,着村口不停来回环望着。

  一个闲谈中的老人突然眯起眼睛细细端详着青年的面容:“天飞部队回来啦!”

其余老人纷纷回过神来:“哟,这不是天和那家的娃儿吗?”“刚从部队里回来啦。”

“天和他娃回来啦!”

“天飞长壮啦!部队生活咋样”

......

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,杨天飞挠挠头,笑了起来。





2.亮白的光线从窗外穿进来,浮游的灰尘在半空中穿梭发光,王陌推开木门刮出刺耳的挤压声,一团灰色的影子扑了过来:“小陌!”

杨天飞紧紧抱着自己多年不见的竹马,像一条大型犬蹭来蹭去。

遭到竹马的突然袭击,王陌一时没反应过来,青年紧实的腰线和腹肌隔着单薄的布料蹭的他有些不适应,王陌轻轻回抱:“回来了。”






3.炎烬是村里称霸多年的孩子王。

尽管他已经成年多年并且天天被他老爹说教,但他还是乐此不疲地带着一群孩子四处“行侠仗义。”

最近这位老大却是天天坐在河头发愁。

杨柳依依,清风徐来,炎烬撑着下巴望着河对岸发呆。

“炎烬哥,咋回事了?”从小就光头小声问道。

炎烬轻轻叹了口气,唱着不知道从哪个小地摊绘本看来的词: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”

“好!炎烬哥牛逼。”

“不愧是炎烬哥,有文化!”

兄弟俩大声喝道,附和着。

气氛僵了一刻,打小就很坏才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不对啊,王陌哥他啥时候穿绿衣服了?”

从小就光头敲了一下弟弟的头:“你懂个啥,猪都没喂利索呢。”

炎烬无暇顾及两兄弟的玩闹,还沉浸在他的愁思中。




4.吃过早饭后,一些村民集结起来,准备去赶集,一路上闲聊着。

炎烬爸推着木车问道:“老李啊,你知道村东口老王家那娃的情况不?”

“哦,你说王陌啊,咋啦?”

炎烬爸叹了口气:“还能咋样,我家娃天天想着人家!你说我这娃咋喜欢这种白白净净念书的?又干不动田活,我盘算着叫他看看老钱家那姑娘,长的壮实能干活,好生养。”

老李笑了起来:“有句话咋说来着?知识就是生产力,炎烬喜欢人家,你就去支持嘛,说起来好歹也是咱村唯一的大学生哩,回头也倍有面子。”

炎烬爸有些意动:“行,我回头买些洋货,上老王那说说。”






5.每至二三月时,对于村里人来说,最重要的事就是从外地商人带来的洋货够得一二,作为嫁妆货礼都是件极有面子的事,对于小孩子也是件新鲜事。

但今年似乎有点特殊。

破晓晨曦走过崎岖的山路,迎接他的却是村民们议论的眼光。

“咋是个洋人?”

“这咋买东西啊。”

小孩子兴奋地跑过来,金发碧眼的白种人他们是头一次见。

作为村里唯一的大学生,王陌被推了出来。

“Can you speak chinese?”王陌想了想,毕竟能过来经商的,总不可能考虑不到交流问题。

“of course”破晓晨曦微笑着:“你的发音很标准。”







6.“你应当永远铭记,我们的仇恨”

“他们驱逐我们,扼杀我们”

“鲜血与哀嚎刻在了我们灵魂深处,我们生来便是黑暗的杀戮者。”

即将逝去的老者紧紧抓住了男人的手,用尽浑身气力,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继承我的意志,继承我的利刃。”

“重新战斗!”老人怒吼着,渐渐散去气息,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死亡刀锋沉默地握着一把小巧的匕首,血槽上浸满了暗红的无法洗去的血迹,匕首上刻着一行小字。

“I mean the death”

.......

“我问过村民们了,没有人恶习炸鱼截流。”王陌有些头疼:“河流中的鱼消失应该还有别的原因,这样吧,我跟你去看看。”

死亡刀锋盯着王陌,一言不发。

说是看看,王陌对于这件事还是挺上心的,跑前跑后忙了两个多小时才完事。

“河流上流那边建了个化工厂,非法排放化学废料,河流被污染,环境破坏鱼才会消失。”王陌尽量使自己的解释通俗易懂:“对于尊师的逝去我也感到很遗憾,但请不要冲动,并不是有人蓄意破坏。”

死亡刀锋沉默了一会儿,轻“嗯”了一声表示明白。

王陌接着说道:“我再想想办法,就算立即停止排放,河流自动净水恢复也要一定的时间,这段时间杀鱼是不太行了,你可以先去天飞那边看看,找点活计。”






7.最近村里就一块土地问题和隔壁村闹了点矛盾,隔壁村为了夺得使用权,用了一些不太光彩的手段。

于是乎村里的一些人集结起来,出谋划策。

“啊呸!”炎烬神色间很是鄙视:“一群无耻的家伙。”

死亡刀锋沉声说道:“不要低估了一些人的疯狂,我了解他们,除了生命,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东西了。”

王陌示意各位冷静:“先别激动,不要动不动就动手打人。”

带头斗殴的杨天飞有些心虚地移开视线。

王陌用酒精棉花给杨天飞脸上的伤口消了毒,贴上创口贴,认真说道:“这次我也没想到对方带了刀,幸好没刺中要害。”






8.已是入了十一月中旬,天气早已转凉,正巧村里组织文化宣传活动,王陌忙了一天,累的不行,一沾上桌子就睡着了。

出来找人的死亡刀锋目力极好,很快便看见了沉于梦中的青年,死亡刀锋想了想,脱下外套仅剩一件单衣披在了王陌身上,将其抱起转身进了屋子。

王陌是被一声巨响吵醒的。

“草月光传说你手脚不能麻利点吗,八百里外都能听见你把盆子摔落的声音。”

“我又不是故意的!你不能对奴家温柔一点吗?”

王陌闻声走出卧室,发现炎烬月光传说正互掐着。

“醒了?”信仰虔诚探出头来。

“砰砰!”两束礼筒在他身旁炸开,落了他一身纸花,刺天和杨天飞拿着礼筒,前者倒没太多表情,杨天飞则笑着看他。

“闲人退让!闲人退让!”

光头两兄弟推着端着蛋糕的风少十分孩子气地大吼大叫着。

“王陌!”柠檬糖趴在窗口上,笑着露出虎牙:“蹭顿饭不介意吧?”

王陌看着周围的布置有些反应不过来:“等等你们这是...”

破晓晨曦和阿拉贡端着吃食:“国际友人友情赞助。”他微笑着,碧绿的眸子在微黄的灯光下犹如绿宝石般熠熠发光:“Happy Birthday。”

杨天飞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我的大忙人,你不会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吧。”

众人笑着推着把他围在中间:“貌似要许个愿来着?”

“快快快,吹蜡烛许个愿。”

......

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吹完蜡烛吃完蛋糕了,只记得那晚的夜空格外璀璨,如一条镶满宝石的黑色绸带,在星空里流转闪烁。


11月12日    生日快乐,王陌


灵魂互换梗
刀哥和陌少

*等我把刀哥人设搞出来了再画陌少视角
*有的砂糖橘罐头,它那个盖子真的好难开
(我好勤奋)

一个置顶

专注沙雕的灵魂画手

画技破烂但在进步

陌吹本吹和年更玩家

*我知道我画的烂但和我不熟的人还请您不要教我画画了(超小声)

“你说的这个王陌,他厉害吗”
“他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,他是真的那种,很A的那种”

*沙雕灵魂画手尝试摸个正经的
*小学生草稿风,烂且差

我还是不会用板子(小声逼逼)
越画越退步了我真是
将就着看吧

飞 羽 传 统 艺 能 @。
金刚直男杨天飞(确信)
*第一次做,有点粗糙,垃圾请原谅
*我又来迫害陌少了
*不好笑的话请见谅

上头了上头了
继续沙雕吐槽
*ooc有,画技粗糙有
(这期算信仰专场?)

关于一点奥术的沙雕向吐槽
*前提提要
*ooc有,画技差且粗糙
*专注沙雕一百年
*纯自嗨玩家,我永远喜欢陌少
*.....如果还算喜欢的话我会多画点:-D